位置:首页 > 职场励志 >

春日里的忧郁

作者:官网 | 发布时间:2018-12-25 16

在某个春天,我徘徊在大街小巷中,寻找着电玩厅。打电子游戏是我从小便热衷的一项娱乐活动。虽然到了现在,游戏水平也不怎么样,但它带给我的快乐是无法言喻的。为了玩游戏,我也经受过很多痛苦,每当被爸妈抓住,迎来的就是一顿暴打。他们说玩游戏会影响学习,可事实是,游戏我依然偷偷的玩,而学习成绩依然居高不下。

最早接触这项游戏是因为一个同学的介绍,或者说是他教唆、怂恿的。那时,我应该是读小学二年级。这位同学陪伴我度过了六年的小学时光,这六年里我们是亲密无间的好兄弟。

我且把他称作X。X在我们班的学习成绩非常优秀,一直是名列前茅的,而且平时遵纪守法,兢兢业业,老老实实,一副标准的三好学生模样。有一天,X神神秘秘的对我说有个地方很好玩,当时天真无邪的我就乖乖的跟他去了,从此以后,深深陷入电子游戏的世界,不能自拔。我丝毫没有责怪X的意思,电游带给我的快乐不是虚的。

可是有一点我始终耿耿于怀,那就是二年级之前,我的学习成绩一直是班上第一名的,二年级之后我就再也没拿过第一。而X,直到我们小学毕业,他都牢牢占据着学习成绩排行榜的首位。

X确实有过我之处,他的自制,自律能力是我望尘莫及的。我属于那种一旦陷入就很难回头的人。而他,要跳出来,soeasy。我和他的故事要是写出来,三天三夜也写不完,酸甜苦辣,悲欢离合,我们都一起经历过。

小学毕业后,我们升到了初中,X去了别的学校,据说是重点中学。我与他的故事到这也就戛然而止了。不过令人意外的是,三年之后,我们居然在一中重逢。那是开学的第一天,我和他在宿舍楼邂逅,当时交谈了几句就各自去找自己的寝室了,这是我和他在一中的第一次见面。第二次见面,是在四路车上,而那时,已是高考前夕了。整整三年,我居然只在一中见过他一面,这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,近乎灵异。

看起来我和X的友情似乎已荡然无存,其实不然。我始终没忘记过他,我也始终相信,熟悉我的人都知道,我是个驼子。驼子,意指驼背的人。我的背有些驼,这已是公开的秘密在他心里,我不曾离去。

熟悉我的人都知道,我是个驼子。驼子,意指驼背的人。我的背有些驼,这已是公开的秘密,不需过多掩饰。小时候,妈妈和奶奶告诉我,睡觉不要睡枕头,睡枕头会驼背的。我当时深信不疑,于是从出生起一直到我上高中,我都没睡过枕头,可郁闷的是,我的背照样驼了。

当我还是婴儿的时候我就没睡过枕头,因此也造成了一个后遗症,就是我的后脑是扁的,扁的很厉害,非常平整。我不知道圆的和扁的后脑哪个比较好看,我只能看到别人的圆脑而看不见自己的扁脑,所以无法比较。每当听到老人说圆头漂亮,扁头聪明这句话,我就显得非常纠结。

我从小学起就开始驼背了,说起我驼背的原因,倒是有些可笑。因为我小时候经常在路边捡到钱,所以养成了低头的习惯,低头的话背就得弯下来,天长日久,我的背就这么驼下来了。小时候用过一种叫背背佳的东西,用来矫正驼背的,可惜,在我强有力的虎背之下,它起不了丝毫作用。

我的小学生涯,大部分时间都处在担惊受怕的状态之下。虽然我的学习成绩在班上一直名列前茅,在大多数同学的心目中我也是属于那种优等生,但是在老师的心目中我是属于那种差生的,因为我经常缺交家庭作业。我一直都不喜欢做作业,妈的,这些我都会,还做个毛啊,这不是浪费老子玩乐的时间吗。在家里我一般是不做家庭作业的,每当我妈问我作业做完没,我就说在学校里做完了。而第二天我就早早起床,赶去学校把作业补上。最怕的就是当我在补作业的时候,老师突然突击检查,而这种突击几乎是天天都有的。

我小学当过最大的官就是班长了,但是没过两天就被撤了,因为我比普通同学们还不安分。我还当过纪律委员,也没当多久。记得我有一次管理课堂纪律,手上拿着李老师的扫帚条,神气活现,飞扬跋扈。有个同学讲小话被我抓住,居然被我吓哭了,我当时不知所措,只得一味讨好,而这纪律委员也算是当到头了。我当的最多的职务还是小组组长,小组组长的职责是负责检查各组同学的家庭作业,和收集课堂作业,可谓是位高权重。

当时的制度是这样的,小组成员的作业由组长检查。而组长,由于是老师亲自挑选出来的,都是比较信得过的人,就不需要检查。但老师给了我一个惊喜,那就是别的组长除外,我的作业必须由他亲自检查。这不是在玩我吗。

我做过粗略的统计,我缺一百次家庭作业,有九十次都被老师抓住。有一次,我破天荒的完成了家庭作业,而且刚好碰上老师抽查,再也没有什么比这更值得让人高兴了。检查完后,语文老师对全班同学说了这样一句话:今天真的要买炮竹来庆祝一下啊,王同学今天居然没有缺作业。

我也有没选上小组组长的时候,这时,我就会跟我的组长竭力拉好关系。因此,经常能蒙混过关,逢凶化吉。可是也会有意外发生,每当我的组长向老师汇报作业检查情况的时候,老师的眼神就总在我身上徘徊着,那怀疑的表情总是让我心惊肉跳、汗流浃背。有时能躲过一劫,有时就被抓到。这完全得看老师的心情了。

上课举手解题时,我也经常感到害怕。因为没做出来,就会是一顿臭骂,和几个巴掌,我的小学两任班主任都是学校鼎鼎有名的暴力分子。我害怕为什么还要举手呢?因为,如果我不举手,被点到的几率更大,所以只能采用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办法来渡过此劫。而这种办法是极其冒险的,我曾经就被点到过几次。上了讲台后,我和黑板相对无言,老师说:你不会你举手干嘛。我说:刚才还会,上台后就不记得怎么做了。话毕,刹那间,脸上多了五个手指印。

我们班的同学没有哪个没被王老师打过,骂过的。我们对她是恨之入骨的,在私底下我给她取了一个外号,这个外号是一个洗发水的名字,现在这种洗发水已经没有生产了。我没想到,我起的这个外号这么受大家欢迎,一下子就传遍了全班。

终于,在某一天。这个外号传进了她的耳里。于是,爆发了班上有史以来最大的暴力事件。十几个人,被罚站在讲台上,王老师从左至右一路巴掌扇过来,场面蔚为壮观。我在台下看的也是冷汗直冒,心惊胆颤。而我是这起事件的始作俑者,却没有被抓到。这就要感谢第一个被王老师抓到的那位哥们了,平时我经常请他客,所以他没有出卖我,这也是这位哥们在我心中留下的唯一的一个好印象。

王老师打完他们以后,便回办公室了,课也不上了,看来她是真的生气了,我打心里高兴啊。后来听说她在办公室里哭了,我称之为鳄鱼的眼泪。

最终由班长带头,我们把她从办公室里迎回来了。我本以为她经过这次事件之后,以后能对我们好一点。可是,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,她还是老样子。该打的还打,该骂的还骂。

我的小学就是这么胆战心惊的度过了。值得一说的是,我们的班级一直是全年级学风最好,成绩最好,尖子生最多,得奖最多的班级。

前两年,我在路上偶遇王老师,见到她时,我双腿不自觉的哆嗦了两下。她已认不出我,可我认得她。她越发的沧桑,苍老。但眼神却还是当年那般的凌厉。有时候想,如果我小学毕业以后的老师都能像王老师这般严厉,那我又会怎样,当然,只是想想而已,我不会希望它真的发生的。

上一篇:<< 与人为善

下一篇:零落  >>

更多>>精品推举
更多>>最新图片新闻